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干将好帅莫邪好美我爱他们

“你铸的剑还不够完美啊。”
戴着头巾的少年没抬头坦然接受了否认,没有停下忙活的手。一旁的长发女子细心地为他擦去额角的汗珠。
“因为最好的剑永远是下一把”
莫邪莞尔替干将向那人回答。
那人却不甘离开“愿意来比试一下吗?”
收到战书,那一直未曾抬首的铸剑师红色的眼睛闪了闪。

改不掉,自己争强好胜的性格。
自己的剑有多完美,只有在一次次比较中才能彰显,意气风发的白发少年砍断了前来挑衅者的剑。却没看见身后少女担心的张望。
还不够,虚荣心促使少年前去挑战最为权威的铸剑师。
理想破碎。
“神明”说要帮他复仇
“你会成为最成功的铸剑师。”
神明是这样承诺的,少年说这样相信的。
他变得不分日夜,为剑而痴而狂,眼中映着烈火却有些黯淡,干将已经有些日子没和莫邪说过一句话了。他最近几乎足不出户,所以这封信是莫邪收到的。
将没怎么细打理的倩倩长发向后撩去,呼吸一滞收起了信。
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莫邪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以往这样她会环着干将的手请求他陪她看星星,星空下的干将是个浪漫体贴的恋人。但是现在不行。
“你最爱他了,不是吗?”
莫邪将信压在枕下,缓步向心上人走去,向那连呼吸也灼伤的火光走去。
铸剑时的干将,是莫邪最喜欢的样子,认真而又执着,他永远是那么努力。
“........”
“嗯?”
干将没有回头,他知道他心爱的妻子站在自己背后,他完全安心地将背后交付给爱人。干将的眼中是熊熊的烈火与通红的剑,莫邪的眼中只有一个白发的男人——她的爱人
那是莫邪第一次不和丈夫商量就付诸行动的事,纵身跳下。干将愣愣的看着,等到伸手去抓,那酒红的发丝恰好从指缝中滑落。
“融入了灵魂的剑,才是最好的剑”
“你最爱他了,不是吗?”
干将伸手想拭去眼泪,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哭,在这最好的剑目前,他哭不出来。
冰凉的坟墓是永远的否认。
干将此刻戴上了石面具,眼中闪烁着不定的红光,温柔可人的妻子拂过自己的面庞,他攥紧了那双冰凉的手,少女幸福满足地笑了起来。
“最好的剑,永远是下一把。”
“可我最爱的剑,只有一把。”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