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瞎写写写

后续 【p】不怎么友好的修罗场
#个人觉得貂蝉应该不喜欢赵云官方爸爸这口毒我咽不下ball你#瞎写不要脑子不要较真٩( ᐛ )۶

撩开帐帘安置好了自己生死相随的方天画戟,身体在瞬间松弛下来,发出一声轻叹。一旁的蓝带将军还在私心地摆弄武器想着办法让长枪倚在戟上。

“奉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轻柔女声何尝悦耳?原本因为伤痛不自主皱在一起的双眉也缓了下来。眼角间竟流露出赵云从未见过的情愫,那温柔的眼神看到他愣了许久。
【如果能溺死在那样的眼神中就好了】
不同战神所向往的但求一败战死沙场得个马革裹尸的烈士结局一般英烈。赵子龙总是在心里盘算着待讨得意中人欢心后便与其一同退隐深林,可惜目前为止自己的心上人没一点两情相悦的迹象就是了。
越想越苦,越想越怨,再转眼那舞姬竟已依偎在了奉先怀中笑得好不开心!
“奉先在军营中便行这鱼水欢怕是不妥吧。”
话先脱口才反应过来自己多少无理,理智离脑让赵云惊得一蹿。
反是一旁的吕布开始大笑,带着一丝反讽地意味开口
“这不是我妻室也不是我妾房,哪来行欢这一说?”
以为对方是开玩笑吕布不以为然地解释了遍自己与貂蝉的关系后继续饮貂蝉在旁倾上的酒。
“奉先是我的恩人呢。”
莞尔轻笑的佳人低垂下睫帘侃侃而道
那是一段任谁闻之都会泣涕涟涟的相伴相依旧景时光。

奉先,对谁都是那么好,那么尽力吗。
如果是那样就没有必要了。

舞姬眼中毫不掩饰的狡黠带着嘲讽明主的意味,粉尘携花瓣滑抚过颊,绝世舞姬翩然起舞
座上的战神靠着臂弯阖了眼。

“舞姬貂蝉,久仰”
“常山赵将军,妾身也慕名许久了”
良久,两人相视无言。
“赵将军看起来不像患龙阳之癖的人?”
“貂蝉姑娘看起来也不像会真心倾慕一人。”
饶舌无味,反伤大雅,貂蝉自知谈不下去转身出帐。
赵云顶着那双红翎,探触着有点扎手的尖端如教徒供奉神祇般虔诚放在鼻翼侧轻嗅。

#只敢在背后动作这样不行啊赵将军(*Ü*)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