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吃邦

真吃
我要求狗鲁班滚出王者峡谷(´⌣`ʃƪ)
不全,没后续。
信邦瞎写

那紫发的君主永远是那么嚣张那么放浪不羁。
红毛的将军心不在焉,日渐乏去了一开始的狠劲,韩信不再那么执着于胜利。
没有停下手中挥枪的动作,银白枪尖一拐结束了战斗。不同昔日,刘邦团战这次没有给他套盾,看着那个幸运的脆皮法师弯着眉像向刘邦道谢,韩信不屑地挑了挑眉,提起搁置在旁的枪转身欲走。
鲁班 击杀 韩信
无名怒火起,韩信开始有些暴躁地数起复活时间,虽不愿明说,但心里却将这一账记在了刘邦头上。
越过高地墙眯着眼前往龙坑支援,白色的法阵再次亮起,韩信看着刘邦护着那法师离去,随即一个嘲讽进了龙坑,看着他堪堪抢完龙后韩信跳出草丛收了个四杀。

【全部】刘邦:yeahhhhh我抢到龙啦!
刘邦没有埋怨他不来救援。
为什么?
韩信突然觉得没劲得很。不愿再浪费时间仗着有主宰先锋韩信直接偷完了水晶。

“为什么要一直传送那姑娘?”
韩信环着枪杆,懒散地半阖着眼问道。
紫发的君主嬉笑,带着嘲讽的口气
“因为她好看。”
“哦....”

——————————————————————
“韩信...停下.....”
模糊不清的声音带着呜咽的哭腔,原本愤懑的声音没有丝毫威严可言。
“信在。”囫囵咽下嘴中细嫩的血肉,抬手拭去顺嘴角而下的血液,那双蓝色眼睛含着明显的嗜血意欲。
从被挑破的表皮开始摄入,君主的味道真好
看着被疼痛折磨得快哭出来的刘邦,韩信由衷地笑了起来,沾满血的舌尖舔过刘邦泛泪的眼角,沾上了自己血液的眼睑被冷风吹得几乎睁不开。
无法挣脱开的桎梏让刘邦快要发疯。
疼,超疼。
韩信还在继续,细细品过甘甜的血,看着刘邦血肉模糊的手臂,不顾那人疼痛,指尖探过露在外面的嫩肉,几下撩拨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身下人没了反应,果然是痛晕过去了吧。
没了应答的饕餮之徒甩了甩额前的红发,腥甜的气味随空气飘洒。
信想要品尝更多,想要完全读懂君主您心中所想。
黯淡了眼的韩信抱起刘邦,走向自己的寝宫。
沾了血的银枪映着寒光,浸在血泊当中。
“要怎么才能让食物不变质?”
韩信问过张良。
“趁热吃光就行。”
戏言。
just for fun(´⌣`ʃƪ)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