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瞎写

考试前还在浪。无所畏惧
ꉂ(ˊᗜˋ*)白亮,颜值组不好吗【其实还是很像亮月】
救命啊我真的是白亮,真的,真的
白亮 亮月 蝉亮【all亮我都】

花吐私设
轻摇羽扇的绝代智谋靠着石壁半掩着身,侧颜斜撇了一眼身边的舞姬,看不出丝毫波澜的蓝瞳看向刷出来的蓝buff踌躇了一秒撤身让了位。
“真是谢谢孔明大人了”
舞姬莞尔,眯着眼笑了笑扔出了花球,粉嫩的花瓣拂过诸葛亮的左颊,不自觉地绻谴伸手去抓,攥入手中的却空无一物。
“孔明大人?撤退?”
蓝爸爸的血条已经见了底,诸葛亮这才仓皇收了手。
“亮失态了,初来乍到还请见谅”
“孔明大人言重了...下次”
不等那舞姬说完,环上三颗星星扭头山去了中路
“夫人,夫人....”喉咙有点发痒,诸葛亮弯下身扶着防御塔干咳了几声。带着殷红血丝的樱花飘落在地,被血丝缚住的粉嫩花瓣再不能随风翩然。

静默着伴在身边的掩面女子曾编制过可浮若星辰的长明纸灯,在三更埋于自己颈窝处细声喃喃哭诉挽留。
“月英,这趟浑水亮是必须去淌的,你,等我吧。”
轻拍那因啜泣而颤动的柔弱身躯以示安慰,正式出服的前一日,两人相对无言。

什么玩意辣鸡貂蝉怎么还不来中单
回过神的诸葛亮皱着眉去野区找人

李白 第一滴血 貂蝉
助攻 墨子

那青莲剑仙很是张狂,待墨子回城后甩了甩自己浅褐短发纵身跃至野怪旁a够四下划下五道剑影了却踪影,徒留野怪在原地痉挛抽搐。

“嘁,班门弄斧。”一个闪进了草丛果不其然那小子正等着cd开溜。
环绕于周身的萤蓝星辰夹着风声向那剑客刺去。
“不就一半血吗,小闪闪你看你追的上我吗”
轻浮傲然的留下调戏风言几个将就酒就往外逃去
“嗯??这啥,红绳吗?”拽了下手腕不知何时系上的蓝线。

诸葛亮 击杀 李白

收回羽扇,嘲讽地嗤笑出声
“不过败家之犬。”
转身欲走,腹部又传来一阵钝痛,疼得诸葛亮几乎站不稳脚,一个踉跄撞上了来重新打蓝的貂蝉
“抱歉,亮...”急忙立直身退于一边
舞姬贮起异样的思想,略带怜悯的望向那同为刺客法师的同僚
“军师莫非是心中有人?”
被一个姑娘这么直白的一问,诸葛亮楞了,急于开口辩解却被腹痛激得一阵呕吐,几朵娇小的樱花渗着血丝躺在手心。诸葛亮攥紧了手,几丝淡红沁骰了那白手套,没作出回答,神机妙算之人转身向敌方野区闪去。
貂蝉看着刷出来的蓝buff边甩出花球边重新思考着什么是情,自己好像从未为何人吐过花。

————————————————————

李白强挂着笑抽出青莲剑,一个将就酒追上那准备撤退的残血法师,诸葛亮忍着腹痛位移躲掉眩晕,最终还是一个不稳走位失误被李白减了速。
白光映在眼中面对解了青莲剑歌封印的李白神算之人已然无力回天。
“我的五杀,想跑?”
压下那人紧握羽扇的手,将青莲剑收回剑鞘方才溅在脸上的血顺力而下,滴进处于下方的诸葛亮领中。
“再废话就没五杀了。”
智谋嫌弃地别过头去,不甘示弱地暗讽道。
丝丝冰凉轻触脸颊,同样沾了血丝蓝色的花瓣覆过了右眼,那嚣张之人终于露出慌乱之色捂住嘴。

不过几秒剑仙就缓过思绪来,久经情场的浪子久闻其病,却未亲身体会,一见钟情真是太对不起自己高上天的情商了。

不过没办法,谁叫,他是李某命中注定之人呢?
剑仙最后还是在命运面前栽了下来。
附身吻上那唇两双邃蓝的眼对视无果
不满身下人的反抗将那蓝色小花渡入他口,牵出混着几许殷红的银丝,剑仙看着那开始疯了般擦嘴干呕的人眯了眯眼。看了眼满地蓝花瓣还夹着几片粉的,琢磨着要怎样让心上人陪他治好只花吐病。

李白:这啥花
诸葛亮:亮不悉知
李白【凑到那人耳旁】:这是勿忘我哦——
ꉂ(ˊᗜˋ*)瞎写好,强行白亮挽尊。后续再说
我真的站白亮。

后续再谈恋爱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