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偏黑暗系三十题 16【邪教】

元旦不务正业来写邪教,妈卖批我进了啥邪教了
肉沫,真邪教,当元旦贺文了。
信邦车来日方长嘛。
期末考完再say吧xx元芳第一个红钻不写点他的cp感觉对不起他,媳妇送我的皮肤是黑猫所以就这样了👌
16.凌晨三点的死胡同
双芳 魔种黑猫芳x密探耗子芳  微狄芳

三更。
暗巷中蹿过一道黑影,轻声落脚的声音尚未散去扇着寒光的飞镖夹杂着飕飕的风声刺进眼前的瓦壁。王都闻名的密探止住了步,冷汗浸湿了手套,元芳攥紧了串在腰间的飞镖向那背沐月光的凶犯望去。

溅上了血的围巾红的和自己如出一辙,眼前的人简直和自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刚刚满足了自己变态嗜血欲望的魔种显得斯文优雅,半阖着眼向密探挥了挥手。转身一跃匿了踪迹。
真是条狡猾的黑猫。

说到底元芳还是不愿直视那魔种的样子,密探小心翼翼地靠近受害者已经散尽余温的尸体,取出刻画着小蝙蝠的暗紫色飞镖深吸了口气向血肉模糊的尸块拜了一揖。

凌晨两点。

“狄大人,这是犯人行凶的凶器。”
将沾染着污黑血渍的飞镖献上,元芳静待着狄仁杰开口接话。

“看清楚他的脸了吗?”
“没有。”
回答得斩钉截铁,密探眼中闪过不屑。他必须为自己留一手。手持令牌的神探沉默不言,以身高优势俯视那双褐色的眼,元芳被盯得心虚不禁转身欲走。
“嗒。”
紫色的飞镖掉落在地,狄仁杰挑眉。
“两枚?”
搪塞不过去了,元芳低着头不说话。
“小耗子。”
“......”
“你不信任我?”
半晌,元芳拾起落在地上的飞镖,与自己腰间的别在一起。
“狄大人,我也是个魔种,妄以谅解。”
躲在暗处的黑猫眨巴着自己的蓝眼睛瞅着密探的侧脸。真好看。

元芳离开狄府,耳朵在风中抖簌了一下。
“阿嚏!”
不同自己声音的咳嗽传来,眼神一冷迅速扭头扫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身为密探他一直身处暗处,没料到这回却被别人摆了一道,森森的阴笑自四面传来。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
黑猫在夜里总是精神抖擞,萤萤发着绿光的眼睛看着元芳有点发寒。抖了抖猫耳,那魔种居然毫不畏惧地直逼密探,相差无几的身高让他不得不踮起脚来才能捏到那双手感超好老鼠耳朵。果不其然腹部传来一阵痉挛,疼得钻心,但魔种却因此越发兴奋。

干巴巴的咽喉急需鲜血滋润,顺着手臂的刻纹而下,抬起左手腕垂首咬上桡侧,却舍不得咬下。有点恶心,手腕被温暖的口腔包裹的湿热感刺激着密探的大脑。嗡嗡作响的双耳在寒风中颤栗,悄咪咪覆上后脑,将那人压入自己怀中,如新生婴儿般口齿不清地在耳边嘀咕着什么。
随即眼神一暗。
还在发懵的密探直觉得后颈一阵钝痛,黑暗中只剩下那魔种的嬉笑声。
“我可是个魔种啊,密探大人。”

凌晨三点
“嘶——”倒吸一口凉气的密探终于被颈间的刺痛唤醒,推开那个嘴角还挂着血的魔种,堪堪立起身,扭过头不去看他。
被推开的黑猫一愣,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
“还是不愿直视我吗”
连声线也与自己一模一样吗。。。
一头褐发随风而动,被湮没于阴影中的双眼抑阻着将要溢出晶莹液滴。
吻上抱着膝啜泣的人,蹭了蹭毛茸茸的兽耳褪下自己的围巾为那人套上。
“我们都是魔种啊,对吧。”

——————————————————————

“只有你。”
令牌刺穿了黑猫的身体,血溅当场。
意料之内的惊讶表情并没有出现。
黑猫伸手拭去密探残留的泪珠,笑问
“我们都是魔种,对吧?”
随即传来轻微的落地声。

“元芳,我们回去吧,犯人已经被绳之以法了。”
元芳扬首寻声源望去,逆着月光的狄仁杰拂袖擦去脸上的血,陌生而又熟悉。他半蹲下身,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换上笑靥,伸出了手。

十年前
被饥寒交迫所逼无奈来到狄府讨食的孤儿被称为魔种,杀人狂魔。那位伟大的神探不顾舆论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众人昭告自己将会收养这个孤儿。
“大人,他可是魔种啊”
“我知道。”
那个笑容与现在重叠,元芳眼神一晃,没有答话。
捡起已故自己的尖帽,掏出一直携着的蝙蝠飞镖
再次抬首时那双金褐色的眼瞳已然失却了光点。
“狄大人,我是魔种。”
“我知道。”狄仁杰叹了口气,起身掏出黄牌指向元芳眉心。

凌晨三点的死胡同里,寂然无声。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