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小甜饼【信邦】

不务正业,填坑实力参退
竞猜要3w币换20q币我肝不起啊啊啊肝到了就开车:P
点梗1 一碗掺了少许刀片的小甜饼,差点没黑掉。
写完从来不看第二遍,瞎写:P

先放糖。
老师信x老师邦【忍住不虐】
刘邦每个星期一都很无聊。
把玩着自己所钟爱的一支淡紫色钢笔刘邦瞥了眼自己的课表。下午根本没有休息时间,上午屁事没有,还不准他不来。
累哦,趴会儿。
刘邦是被翻箱倒柜的声音吵醒的
“怎么回事啊?”
揉了揉睡意尚未消散的眼刘邦很庆幸自己没有起床气,不然现在眼前这个扒拉着自己抽屉把自己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文案都当做花来撒的同事可能会被自己吊起来拿竹签扎死【三不杀好虐哦?】
“醒醒大汉乙烷”
听到对方动静的韩信一惊,尴尬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只是想找你的被子给你盖上。你这样要着凉的。”
韩信开始一本正经地解释,其实他的确没撒谎。

韩信和刘邦的课刚好反着来,累了一上午的他回来就看见刘邦埋着脸在梦游周公
凭什么自己累死累活他倒是睡得舒畅哦?
气不打一处来的韩信伸手捏了捏刘邦的脸
“......”【好软!】
刘邦皱了皱眉咳嗽了几下,把自己蜷得更紧了,韩信看他冷就想找披套给他盖上,免得着凉了课还得自己来代。
没有别的意思。
真的没有啦【趴_(韩信」 ∠)_
然后他想起刘邦每天都有写日记,好奇心的小愿望而已嘛。
韩信被骂了一顿后背着刘邦比了比手指,却不自主地比成了心形。

“你那么闲帮我去拿个快递?”
刘邦伸手拭去了额角的汗珠,眨巴了几下眼睛望向正沉迷用自己偷塔的韩信。
“叫学生去,我才刚刚批完作业,累”
虽说用着漠不关心的语气一副充耳不闻的局外人样,韩信还是在刘邦发完牢骚走后打开游戏语音宣布了句
“我去拿个快递,你们撑住。”
队友:“妈卖批哦?”

韩信记得曾经刘邦说他们是一家人。
刘邦记得他曾经因为一个四人座办公室却只有他们两个而开过玩笑。
韩信记得刘邦在大学的时候日日陪他通宵达旦玩游戏。
刘邦记得韩信玩游戏挺好的带自己上过铂金。
韩信记得自己的九年寒窗是刘邦。
刘邦却记得自己喜欢吕后这件事。

磕磕绊绊地互相扶持走到现在,韩信却发现刘邦已经领先他一步了。
精心准备的花束,着心打扮的西服。
看着刘邦刚发的自拍。
刘邦这是打算求婚啊?
看着隔壁办公室的女老师谈笑着祝福着吕后韩信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韩信今天有点奇怪。刘邦的日记里第一次出现了韩信的名字。嘟着嘴的紫色仓鼠咬上瓜子,刘邦锁上日记后笑盈盈地托着脸问韩信会宿舍后要不要交换日记。
对方难得答应了。
果然很奇怪嘛。

韩信面无表情地翻看着刘邦的日记。
吕后的电话,各种女老师的电话。刘邦这日记都可以当电话簿用了。拢上发烫的眼睑韩信在等,等到对面的人看我自己日记后的反应。
刘邦明显是故意的,看了半天第一页都没翻过去。
韩信的日记可以说是签到本。
今天也很喜欢刘邦。

韩信也没好意思催他还日记,两人只能这样干耗着。
良久过后刘邦甩下日记摔门而出。
弯下腰捡起日记拍了拍灰。
韩信开始一页页地翻,他再找,再找刘邦的答复。

今天也很喜欢刘邦。
是吗,我也喜欢你。

心满意足的答案。
刘邦透过门缝看见了韩信笑靥上的那股快要溢出孩子气。自己也忍俊不禁地笑了,抚上自己脸,有点烫手哦。

第二天他们就被做成了相依为gay的表情包:P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