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偏黑暗系三十题【信邦】4

好饿,说着吞了口刀子(´ . .̫ . `)
恋爱真的会降低智商,我看见仓鼠球就往那靠。
关爱脆皮,人人有责。野队刘邦从未传过我一次(´ . .̫ . `)
气哦,大汉乙烷。求求dalao们吃all邦0(:3 )~

4.双重人格或人格分裂

信邦/双邦【德古拉邦x圣殿邦/教延信x圣殿邦】

韩信被咬了
伤口开始渐渐泛紫,往外涓涓地流着黑血。
圣殿骑士甩了甩凌乱的金发,撕咬下自己披风的一角,嘴角沾染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战斗时溅上的血。
那双湛蓝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韩信阖着眼感受着刘邦的气息,尽管混着浓烈的血腥味,韩信还是能嗅着刘邦特有的气息抚上他的轮廓。

耿直的圣殿骑士觉得没什么毛病,小心翼翼地为韩信包扎好伤口,重新搀起他往教堂挪步。

“被吸血鬼咬了,两条路”德古拉伯爵笑咪咪得看着与自己同发色的骑士。明明自己被揪住了领子银制的匕首就这么抵在已经不再流淌温热血液的脖颈处。德古拉邦很是佩服自己的处变不惊。
“心灵纯净者,会因体温愈发低而冻死
心里污浊者,或者背叛你们可敬的神明者,变为我们的同类”
果不其然地腹部挨了一拳,轻微到几乎可以忽略的痛觉德古拉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你不觉得随意出入我的城堡很放肆吗?”
德古拉冲着疾步离去的圣殿骑士大喊了几句。显然,对方没有打算回复的反应。
尴尬地哑笑了几声,伯爵重新化作黑影没了黑暗当中随不曾被阳光覆及的城堡陷入无边的寂静。

在教堂养伤的韩信意兴阑珊,良久后自己期盼已久的人终于伴着那让人着迷的气息踱步至自己的床前。
“我不会变成吸血鬼吧?”
教延大人半抬着眼轻浮地开着玩笑
“不会。”
刘邦斩钉截铁地回答,攥紧了已经出了层冷汗的手心。

看着两个吸血鬼的死敌相视无言
德古拉很无奈
“妈的gay里gay气的”

———————————————————————

蓝色的瞳孔在黑暗中熠熠生辉,映着惨淡的月光刘邦觉得打心底里渗人。刚变成吸血鬼没多久的韩信还不知道怎么收敛自己的尖牙配着尖锐的指甲看在刘邦眼里不习惯到了极点。
“居然暗地里背叛了主吗,那就作为肮脏的吸血鬼下地狱去吧!”
韩信在刘邦眼里看见了真真切切的杀意。

“哐当。”
嵌着银的重剑掉落在地,蓝眼的吸血鬼摁着那人的肩骨将其囚于自己的臂膀当中。
“犹大出卖自己的主人获得了30枚银币,所以吸血鬼作为和犹大一样的叛徒也十分得畏惧银制品,我背的对吗?”
韩信压着刘邦自言自语,变成吸血鬼后莫名地兴奋,拾起刘邦的剑在剑主人手心上比划了几下割了一刀,看着渗出了几滴血珠的伤口,韩信笑了。
舔舐着被殷红沾染的伤口,血的甘甜与芬芳折磨着韩信的大脑和味蕾。

想要更多,更多。
韩信咬上刘邦的喉结看着对方连口水都不敢吞只觉得十分可爱。吸血鬼好啊,要是知道变成吸血鬼能这么逾矩的话韩信早弃明投暗了。

带着虔诚的态度地咬上心上人脆弱的脉搏
与我一起面对永生吧。

刘邦头痛欲裂地看着蓝眼吸血鬼诡谲的笑,眼前一片昏暗,冰冷浸骨,刘邦觉得自己身处冰窖。

韩信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刘邦有点不对劲,慌的要死。手忙脚乱的握住刘邦的手,那温度冷的韩信一颤。原本亢奋的大脑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终于开始冷静下来。

楞了半个小时,韩信开始一遍遍叫着刘邦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

教堂。
守着丧钟的张良沉默地看着两只熄灭的蜡烛。
深吸了一口气提笔在言灵之书上划去了刘邦的名字。
“走好。”

“...走好”角落里探出个头的伯爵学着韩信僵硬地画了个十字,看着开始羽化变得越发透明的双手露出了欣慰的笑。
“最后陪你一同上路的终究还是我”

韩信开始绝望于吸血鬼的长生,对于失去了挚爱的他只是永生永世的折磨罢了。沉沦于自责与后悔当中,韩信偶尔还是会不顾手指被割伤,如待绝世珍宝般轻抚过圣殿骑士遗下的银剑。

韩信盯着映不出自己身影的银剑,咽了咽唾沫,柔声道
“刘邦?”
无人回应。



分两天写的,文风都不一样了,给自己+1s【点蜡】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