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偏黑暗系三十题【赢白/鹊起】3

看剧情的时候被白起虐得撞墙(´ . .̫ . `) 好生气哦(´ . .̫ . `)为什么嬴政这么对白起哦(´ . .̫ . `)
嬴政不心疼白起我就要吃医闹组了 :-P
日常不想打全tag

3.一方或双方的背叛
嬴政与扁鹊。
前者是自己应当倾其所有去守护的弟弟。
后者将自己从步入鬼门的自己扯回,让自己苟活到了现在。
自己应该可以说从内到外都是他们所给予
白起常在药池中这么想着。
所向披靡的利器第一次产生了自己的思想
背叛的种子将根须绞入了麻木的心脏,体内流淌着魔种的血叫嚣着让身体的主人挣开桎梏。像一个真正的魔种一样去杀戮,去顺从自己内心的意志。

自己在嬴政眼里到底算什么呢?
明明可以逃跑,却如同丧家犬一样低眉顺目地跟在秦王身后。
垃圾,软弱无能的哥哥。
还是,恶心的怪物?

“那个羸弱的白起已经死透了吧。”
略粗糙的棉布触感将白起从混乱的思绪中换回。缠满绷带的手抚过自己的肩胛摩挲着战盔擦损的地方。
“神医....”
变成怪物后白起变得沉默寡言,嘶哑的声音透出杀神明显的疲惫之意。从黏稠滑腻的药液中抽出左手,踌躇着不愿污染了眼前的救命恩人。

被握住的手,传来沁心的温热感。
白起打了个冷颤。
“神医...手术准备得怎么样了..”
白起看见扁鹊眼中的光逐渐黯淡下去去直至消失。
“已经准备好了,以及...”
能不能叫我的名字?
“注意安全。”

对于白起来说,祸不单行。
上苍从未给过他片刻喘息的机会。
扁鹊让他更加混乱,白起甚至开始埋怨为什么徐福当年没有完全剥夺自己的意识。
脚步声止于面前,白起熟记于心的声音响起。
血浓于血
“白起....”嬴政憋了半天也没再接下去
那双鎏金色的眼睛在看着自己,白起由心底涌起一股畏惧,白起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药池的最深处。称霸沙场的杀神此刻犹如一头小兽般畏缩于药池的角落。
“陛下,夜过三更,若没事就请回殿早些歇下吧。”
阿政,阿政,弟弟。
白起甚至不敢在心中想想那名字,一直垂着眼帘不敢去看自己日思夜想的倾慕之人。

被扼住了头盔的尖角,墨蓝的眼睛看清了嬴政藏于眼底的感情。
难得被主人温柔对待的兵器
在缠绵的吻中白起第一次败了,抗拒?滋生出的感情的抗拒,厌恶?
被推开的嬴政也是一脸懵逼,
一天到晚说活着就是为了自己的人居然这么讨厌与自己接触吗?
“扁...”
喊出一半点名字止于咽喉
已经叛变的心,无法背叛的身体
“陛下,白起会为您打下江山”
但很抱歉,白起无法为您违背自己的心

自己这样吃枣药丸,快被纠结压垮的白起看着嬴政气冲冲地离开叹了口气。
——————————————————————
躲在门后的扁鹊眨巴着眼睛,捂着嘴笑
扁鹊:“嘻嘻嘻”【?:-D】

白起好可怜,关爱忠犬,从我做起【?】:(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