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己

想扩圈,企鹅3159443651求各位dalao陪我玩(*Ӧ)

hello?

幻想

不务正业,做点梦
关于幻想【做梦】

刘邦【吸血鬼伯爵】
黑红相间的暗色调华贵服饰,恶魔传统的蝙蝠翅膀,苍白却意外耐看的颜貌。虽然看起来让人心底生寒却也很有安全感的想让人去靠近。
那是一个满熟练度的刘邦。
开局,他没有去陪下路的孙尚香,帮忙打完红转身就走,那对软软的翅膀在身后轻微幅摆。
“刘邦?你去上路干嘛?”孙尚香疑惑地打字询问。
“上路两个人,火舞也很难过”
正在清兵的我心脏停了一拍。
——————————————————————————
啧,手比脑子快。
那高贵的吸血鬼被落在了墙后,一墙之隔,生死之分。韩信有些后悔自己逃的那么快,甚至没有帮忙眩晕,在犹豫停留了0.1s后韩信还是靠着三段位移逃之夭夭了。他怕刘邦记恨,自己出输出装是很需要刘邦的救场的,之后几次都团战果然都没有被传大。
韩信有些失望地反着蓝
“哒”
一颗粉粉的大爱心打在身上,草丛里三个头像瞬间显示了出来。
和头顶一束红光几乎是同时出现的
治疗几乎是一落地就按下的,这一次的韩信还是一段位移跳到了buff坑外,他想刘邦那么肉应该不会死的,却不想一根蓝线阴魂般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这也许是报应吧,那刘邦不会再帮自己挡技能了,自身难保,韩信释然地这样想着。
诸葛亮击杀刘邦
“谢谢,但是为什么啊?”
“因为你伤害更高。”
“因为你更重要。”
最后一次韩信被传大是在主宰坑里,哪怕这次刘邦是半血,那怕这次刘邦治疗还在冷却中,韩信没有再离开这次几乎陷入死局的团战。
“韩信你是不是傻啊保什么刘邦这样对面都可以一波我们了”
“但是他更重要。”
再次复活后的团战韩信很爽快地卖掉了所有防御装提枪几段位移冲向后排。
他爱鲜血,他爱杀戮,他也爱我。

求梗开车

想不出来梗怎么开车啊。。
求点梗开狐白x至尊宝的车,没人理我我可能暑假完了都写不出来了。
狐白x至尊宝only的攻受不逆,只要开车的梗,最好带感点的,挑最带感的梗开车,梗好说不定这个双休日我就肝出来了,求求dalao们给点脑洞,占tag抱歉

我靠要100粉了咸鱼很激动,
100of的福利是邪教
狐白x至尊宝๑´△`)ノ

#干将好帅莫邪好美我爱他们

“你铸的剑还不够完美啊。”
戴着头巾的少年没抬头坦然接受了否认,没有停下忙活的手。一旁的长发女子细心地为他擦去额角的汗珠。
“因为最好的剑永远是下一把”
莫邪莞尔替干将向那人回答。
那人却不甘离开“愿意来比试一下吗?”
收到战书,那一直未曾抬首的铸剑师红色的眼睛闪了闪。

改不掉,自己争强好胜的性格。
自己的剑有多完美,只有在一次次比较中才能彰显,意气风发的白发少年砍断了前来挑衅者的剑。却没看见身后少女担心的张望。
还不够,虚荣心促使少年前去挑战最为权威的铸剑师。
理想破碎。
“神明”说要帮他复仇
“你会成为最成功的铸剑师。”
神明是这样承诺的,少年说这样相信的。
他变得不分日夜,为剑而痴而狂,眼中映着烈火却有些黯淡,干将已经有些日子没和莫邪说过一句话了。他最近几乎足不出户,所以这封信是莫邪收到的。
将没怎么细打理的倩倩长发向后撩去,呼吸一滞收起了信。
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莫邪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以往这样她会环着干将的手请求他陪她看星星,星空下的干将是个浪漫体贴的恋人。但是现在不行。
“你最爱他了,不是吗?”
莫邪将信压在枕下,缓步向心上人走去,向那连呼吸也灼伤的火光走去。
铸剑时的干将,是莫邪最喜欢的样子,认真而又执着,他永远是那么努力。
“........”
“嗯?”
干将没有回头,他知道他心爱的妻子站在自己背后,他完全安心地将背后交付给爱人。干将的眼中是熊熊的烈火与通红的剑,莫邪的眼中只有一个白发的男人——她的爱人
那是莫邪第一次不和丈夫商量就付诸行动的事,纵身跳下。干将愣愣的看着,等到伸手去抓,那酒红的发丝恰好从指缝中滑落。
“融入了灵魂的剑,才是最好的剑”
“你最爱他了,不是吗?”
干将伸手想拭去眼泪,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哭,在这最好的剑目前,他哭不出来。
冰凉的坟墓是永远的否认。
干将此刻戴上了石面具,眼中闪烁着不定的红光,温柔可人的妻子拂过自己的面庞,他攥紧了那双冰凉的手,少女幸福满足地笑了起来。
“最好的剑,永远是下一把。”
“可我最爱的剑,只有一把。”

谎话连篇者的最后一句真话

#刘邦想杀韩信设定很乱你们将就着看吧

无论在主观还是以客观,刘邦从来不是个好人。
以前他可以为了果腹撒谎出卖自己的同伴
如今他照样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对自己的将军说道
“韩信,这次的敌军只有一万人罢”
他略过了一个零,红发的将军闻之一震,缄默。
最后一个吻轻轻印在刘邦的发梢。
读作御驾亲征,译为渔翁得利。
世界上是不存在奇迹的。韩信几乎抓不稳枪,但是血痂将他的手和枪粘在了一起,刀光剑影前仆后继地向他袭来,援军却还没来。
他知道援军已经到了,只要自己一死就会到。
不甘,怨恨,被背叛的愤怒充斥着韩信的胸腔,他觉得这样不比受胯下之辱好多少。
在暗处欣赏厮杀的君王有些耐不住了,下令前去支援,也安排了弓箭手将箭矢对准了韩信。

“韩信,韩信”
他在喊自己的名字
那个该死的人背叛了你,他甚至想害你死啊韩信,恍惚间韩信看见另一个自己在笑。
他也笑了起来,血从嘴角溢出,满嘴的血,韩信说不出话,也无话可说。他在心中暗道
【可是我喜欢他】
“韩信,你还好吧”
刘邦连自己的表情都不加掩饰了,嘴里说着关心的话,却没有伸手去碰韩信一下
“刘季,我问你”
咽下血韩信一字一顿地质问
两声闷哼,箭矢准确无误地刺中了将军的心脏,同时君王的心口也被鲜血染红。
在众人惊呼下刘邦垂眸看了看自己胸腔被枪刺出来的血窟窿。
“原来你也有心啊,刘季...”
“爱我吗?”
韩信揪着刘邦的领子,两个将死之人倒在地上
“爱。”
刘邦撒了一辈子谎,韩信也信了他一辈子。
这次刘邦说了真话,却没人再来相信。

记梗

听2pm的l will back 到尖叫,下次写黑化偏执狂信x渣邦👌
很吃鸡

段子

“韩卿,帮孤把披风拿来”
捋了捋乱成一蓬的紫发刘邦带着浓厚的鼻音催促睡在一旁的韩信先起
“突然搞什么架子啊,叫声好听的先”
起床气同样不小的韩信想着虽然要宠老婆但也总得讨点嘴上好处来。
“你想我叫啥”
“怎么说也得叫亲爱的吧”
蒙在棉被里缩成一团的刘邦沉默了三秒
“得吧,我说”
“嗯,快说吧”
“韩信你快去把我亲爱的披风拿来别磨蹭啦”

瞎写写写

后续 【p】不怎么友好的修罗场
#个人觉得貂蝉应该不喜欢赵云官方爸爸这口毒我咽不下ball你#瞎写不要脑子不要较真٩( ᐛ )۶

撩开帐帘安置好了自己生死相随的方天画戟,身体在瞬间松弛下来,发出一声轻叹。一旁的蓝带将军还在私心地摆弄武器想着办法让长枪倚在戟上。

“奉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轻柔女声何尝悦耳?原本因为伤痛不自主皱在一起的双眉也缓了下来。眼角间竟流露出赵云从未见过的情愫,那温柔的眼神看到他愣了许久。
【如果能溺死在那样的眼神中就好了】
不同战神所向往的但求一败战死沙场得个马革裹尸的烈士结局一般英烈。赵子龙总是在心里盘算着待讨得意中人欢心后便与其一同退隐深林,可惜目前为止自己的心上人没一点两情相悦的迹象就是了。
越想越苦,越想越怨,再转眼那舞姬竟已依偎在了奉先怀中笑得好不开心!
“奉先在军营中便行这鱼水欢怕是不妥吧。”
话先脱口才反应过来自己多少无理,理智离脑让赵云惊得一蹿。
反是一旁的吕布开始大笑,带着一丝反讽地意味开口
“这不是我妻室也不是我妾房,哪来行欢这一说?”
以为对方是开玩笑吕布不以为然地解释了遍自己与貂蝉的关系后继续饮貂蝉在旁倾上的酒。
“奉先是我的恩人呢。”
莞尔轻笑的佳人低垂下睫帘侃侃而道
那是一段任谁闻之都会泣涕涟涟的相伴相依旧景时光。

奉先,对谁都是那么好,那么尽力吗。
如果是那样就没有必要了。

舞姬眼中毫不掩饰的狡黠带着嘲讽明主的意味,粉尘携花瓣滑抚过颊,绝世舞姬翩然起舞
座上的战神靠着臂弯阖了眼。

“舞姬貂蝉,久仰”
“常山赵将军,妾身也慕名许久了”
良久,两人相视无言。
“赵将军看起来不像患龙阳之癖的人?”
“貂蝉姑娘看起来也不像会真心倾慕一人。”
饶舌无味,反伤大雅,貂蝉自知谈不下去转身出帐。
赵云顶着那双红翎,探触着有点扎手的尖端如教徒供奉神祇般虔诚放在鼻翼侧轻嗅。

#只敢在背后动作这样不行啊赵将军(*Ü*)

就瞎写

云x吕
#好久以前忘发的一个片段,就瞎写٩(ü)ว

赵云在赌,赌奉先是否会看着情义上愿意舍命陪他走一遭鬼门。
他赌赢了
两人在尸体堆砌的王座上盘腿坐下,飞沙伴着席风而来赵云猝不及防地一阵冷颤,下意识地靠向身边的人,后者则嫌弃地撇了撇眼也没有多大动作。
“奉先。”
没有人接话,自己也没抱多大希望,吕布能冒险回来救自己已是极大的满足了。看着对方被血浸了个透的甲胄心疼地轻抚上被风撩乱的鬓发滑过两条红翎。
意识到情形变得奇怪的战神推开了正含情脉脉不得语的赵将军满是怨气地抱怨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让不让人休息了”
言罢便要起身回军营。
方天画戟被人拽住,赵云半有意半无心地刚好覆上吕布握戟的手,哈了口气眯着眼求道
“带我一起吧,你的军营离得比较近”
故意放低的语气让吕布一阵恶心
“没说不让你来”
甩开了手不愿多话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等着赵云从地上站起来捡回长枪。
暮阳下蓝色的发带与红色的稚翎末梢相交却又马上被风吹开飘散一方